当前位置:首页>党的基本知识

“七七事变”点燃全国抗战怒火
来源: 光明日报    作者:     发布者: 系统管理员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7-09    被阅览数: 348

  1937年7月7日夜,日军在北平西南通往河北的咽喉要地卢沟桥附近演习,诡称一士兵“失踪”,要求进入宛平城搜查,遭守军严词拒绝后,即炮轰宛平城,向卢沟桥发起进攻,遭到中国守军的奋起还击。日军是怎么来到北平城边?为何要进攻卢沟桥?这要从日本军国主义蓄谋已久的侵华部署说起。
  1931年日本军国主义发动“九一八事变”,侵占中国东三省后,相继入侵上海,攻占热河,进犯河北。1935年日本政府策划华北五省自治阴谋失败后,遂企图以武力攻占北平、天津,夺取华北。1936年4月,日本驻北平、天津等地的中国驻屯军增至5774人,关东军向察哈尔多伦、热河围场等地屯兵至5000余人,整编伪蒙军达4万余人,驻扎在张家口以北地区;扩编盘踞在冀东的伪保安队1.7万余人,形成从东西北三面对北平的包围态势。1937年6月,日本驻丰台的中国驻屯军步兵旅第1团第3营频繁进行军事演习,伺机挑起事端。日军对北平的进攻已是箭在弦上。
  一面抵抗一面交涉
  日军于7月7日进攻卢沟桥,守军第37师第110旅第219团团长吉星文率部抵抗。至次日晨,龙王庙、五里店、卢沟桥火车站等阵地被日军占领。8日晚,第110旅旅长何基沣率部反击,由西苑及长辛店夹击宛平城外日军,一举夺回失去阵地,全歼侵占卢沟桥火车站的日军。
  日军进攻卢沟桥受挫后,日本政府一面以“不扩大方针”和“就地解决”为幌子,一面却发出动员密令,加紧侵略部署。11日日本内阁发表《关于向华北派兵的政府声明》。平津地区的日军总兵力陡然增至10万人。15日,日本新任中国驻屯军司令官香月清司拟制了进攻平、津的作战计划。
  大敌当前,第29军与冀察当局的宋哲元等领导却被日军的“和平”蒙住了眼睛,认为日军行动是地方事件,幻想用和平方式解决。他虽然于16日下达确保北平的作战预备命令,却无具体部署和战备行动,而且为向日军表示和平诚意,命令将城内各要口准备巷战的防御工事、沙包等一律撤除,将关闭数日的城门完全开启,又令平汉路试行通车,还抵制孙连仲等部北上支援,企图以此保住第29军在冀察的地盘,维持华北现状。
  北平、天津的沦陷
  7月25日夜,日军袭击廊坊,守军被迫还击。次日拂晓,日军攻占廊坊,北仓、杨村、落垡等车站相继沦陷。26日下午,香月清司向第29军发出最后通牒,无理要求守北平的第37师28日午前撤至永定河以西,否则,日军将自由行动。27日凌晨,日方未待中方答复,便攻占宝珠寺、团河、黄村等防地。    
  面对日军的所作所为,宋哲元认识到日军的险恶图谋,遂于27日下午,严正拒绝日方通牒,向全国发出自卫守土通电,令原准备撤防的第37师迅速进入西苑至卢沟桥一线阵地;第132师速至南苑集结,以该师师长赵登禹为南苑方向作战总指挥;催促孙连仲等部北上抗日。当晚赵登禹到达南苑,所部主力尚在涿县途中,南苑防御部署未及调整,亦未构筑防御工事,情况十分危急。更糟糕的是,汉奸潘毓桂出卖了29军,他把29军反攻和军事调动的全部计划都交给了日军。日军分割包围了第29军各部后,遂于28日晨向北平市郊发动总攻。南苑守军仓促应战,在日军飞机大炮轰炸下顽强抵抗,苦战至下午1时,副军长佟麟阁与师长赵登禹阵亡,南苑失守。同日,日军占领沙河、清河镇等地。宋哲元奉命令所部当晚向保定方向撤退,北平遂告陷落。
  29日,驻天津第38师一部与天津保安、警察部队向日军驻津机关及租界发起进攻,一度攻占北仓飞机场、天津火车站,逼近海光寺兵营,给日军以较大杀伤。但日军凭借强大的火力旋即反攻,守军不支,向马厂撤退。30日天津沦陷。
  点燃全国抗战怒火
  日军炮制的“七七事变”,激发了全国人民的抗战激愤,中国守军为抵抗侵略进行的七七抗战,引起了国共双方的强烈共鸣。8日,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通电全国,号召全民族抗战,实现国共两党合作,抵抗日寇进攻。17日,蒋介石在庐山发表谈话,表示“如果放弃尺寸土地与主权,便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!那时便只有拼民族的生命,求我们最后的胜利。……如果战端一开,那就地无分南北,年无分老幼,无论何人,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,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。”毛泽东对此评价说:这个谈话,主张坚决抗战,反对妥协退让,确定了准备抗战的方针,为国民党多年以来在对外问题上的第一次正确的宣言。
  对平津的失守,蒋介石检讨原因,既有他自己“一面交涉一面抵抗”的问题,也有守将宋哲元的问题,“以为一意与敌敷衍,即可苟安,故不敢构筑工事,惟恐见疑于敌也”“要求入冀中央军之撤退也,可痛也乎。”好在,蒋能引以为戒,8月初,邀请包括中共在内的全国将领到南京召开国防会议,为全国全面抗战作部署。
  日军制造的“七七事变”,标志着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华战争的开始,中国守军奋起进行的七七抗战,则开启了中国人民伟大的全民族抗日战争。此战中,佟麟阁、赵登禹为抗战壮烈牺牲,成为全面抗战中最先牺牲的高级将领,不愧为中华民族威武不能屈的光辉典范,受到国共两方高度赞誉。为纪念他们,北京市后来以他俩的名字命名了两条街。从此,中国各族人民在国共合作的全民族抗日统一战线的旗帜下,同仇敌忾,共赴国难,同日本侵略军展开了殊死抗争。